国资接盘造车新势力“半路夫妻”何以幸福?

国资接盘造车新势力“半路夫妻”何以幸福?

江西省九江市经济开发区港城大道与淦水路交叉口,几座零星的建筑在蒙蒙细雨中显得冷清又孤单,而在两年前的夏天这里还是人声鼎沸,如火如荼,造车新势力绿驰汽车选择在这里出发,立足中国,走向世界。两年的时间,当其他新势力车企相继完成量产、交付时,绿驰汽车的梦想仿佛也在这里被“冰封”,如今梦想解冻迎接绿驰汽车的将是一个全新的归宿。

今年3月,绿驰汽车完成股权变更,河南省国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认缴20亿元入股60%,成为绿驰汽车的实际控制方,而河南国投背后则是河南省人民政府,这也意味着绿驰汽车成为首家被国有资本控股的造车新势力企业。背靠国有资本的绿驰汽车能否否极泰来,完美逆袭?而在蔚来汽车落户合肥之后,绿驰汽车此次与河南联姻,造车新势力加速与国有资本融合又能否成为未来的方向和趋势,也成为业界热议的话题。

意料之中的“收编”

创立于2016年的绿驰汽车与其他造车新势力一样,拥有着一只从传统车企分离出来的领导团队,以及远大的规划和战略。集团联合创始人兼CEO王向银有着30余年的从业经验,先后担任过福田汽车集团执行副总经理、华泰汽车集团总裁等多个汽车企业高管岗位,在福田汽车任职17年间,其将福田销售量从2005年31.2万辆提升到2010年近70万辆。

而来到绿驰汽车后,王向银说的最多的话就是“要踏踏实实造好车,因为机会只有一次。”

对于绿驰汽车,王向银也确实是全身心的投入,在他的理想规划中,国内三大制造基地+海外意大利定制车型制造基地将形成“3+1”智能制造布局,三大生产制造平台将满足不同消费者的用车需求;在产品规划方面,2019年6月投放首款紧凑级SUV产品,2019年11月投放首款4座微型车产品与中大型轿跑,2020年4月上市2座微型车……到2023年年产能55万辆。

凭借着强势的资本,以及传统汽车团队的加持,绿驰汽车初期给外界留下的是比较靠谱的印象。

品牌发布1年多后,2018年1月,绿驰汽车交出了首张成绩单,旗下首款纯电动轿跑车“天王星”正式亮相,并于同年3月在日内瓦车展上出尽风头。同年6月,绿驰汽车再次迎来高光时刻,与江西省九江市政府签约,投资55亿元人民币在九江建设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规划产能20万辆/年,首款紧凑级SUV车型于2019年第四季度在新工厂正式投产。然而谁也没有料到,之后的绿驰汽车急转直下,几乎成为正面新闻的“绝缘体”。

主要投资方中能东道被曝涉嫌非法集资、在意大利的合作项目为空壳公司,拖欠I.DE.A公司款项2700万欧元、在九江的新能源生产基地也陷于停摆。更为致命的是2019年4月,王向银的突然离职。一系列的消息预示着,这家造车新势力似乎遇到了“生死槛”。

对于绿驰汽车陷入困局的原因,外界普遍认为是资金链出现了问题,毕竟从2016年成立以来,其融资均来自于自有资金投入,而从B轮起,绿驰汽车的融资情况一直没有对外公布。但无论是何种原因导致绿驰汽车陷入的处境,但是在失去的2019年里,绿驰汽车的确已经与蔚来、威马、小鹏等造车新势力头部企业拉开了差距。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蔚来汽车全年销量达到2.06万辆,小鹏汽车2019年全年销量为1.67万辆,威马汽车2019年全年销量也达到了1.6万辆,而在绿驰汽车的官方网站上,仍只是孤单的趴着那辆2年前发布的“天王星”。

“卖身国有资本是意料之中的事”在行业资深分析师梅松林看来,今年是造车新势力的过关之年,梅松林认为与往年不同今年新能源行业将面临三重压力,第一是汽车市场本身下行压力,第二是新能源退坡的压力,第三则是突如其来的疫情,加速了行业的优胜劣汰。“对于没有新产品的企业,向继续融资续命,地方政府优势很明显,最好的办法就是股权转换。”梅松林表示。

“国有控股”绝非一劳永逸

绿驰汽车依靠着政府资源,不仅可以获得资金上的支持,同时有可能获得政策上的倾斜,未来的发展之路是否真的就能否极泰来,一帆风顺了呢?

对于国资控股绿驰汽车后的发展前景,业内普遍认为双方如何发挥各自的优势将至关重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青向新浪汽车表示,资本进入企业首先要明白你要什么?同时还要明确你能给什么?

3月17日-3月24日,发改委7天内4次提及新基建,其中与汽车行业相关的就包括智能充电桩、智能驾驶、智能数据中心等,由此可见智能汽车势必将成为各地方政府抢占的又一个风口。

“对于国有控股企业而言,在融资、土地、信贷支持上都将获得更大的收益,但同时决策考虑的问题也相对更多,包括存不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等问题。”王青表示,如果仅仅是缺钱,国有资本进入之后,给你“输血”,可能就会渡过难关,但是又没有市场,又没有产品,又没有商业模式,那企业靠什么活?王青强调,有人接盘并不代表你就能够复苏,国际上的并购案例失败的也比比皆是。

在新基建的风口下,地方政府的确会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电动智能汽车领域,但是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地方政府投资造车新势力远比PE(私募股权投资)考虑的更多。一方面其与国家大方向一致,另一方面也能带动当地产业的转型升级,性价比很高,非常具有吸引力。不同的高度也决定了政府的投入不单单是财务投资人的概念,更重要的是带动当地就业,产业的升级和转型。

可以预见,在国有资本强势进入后,绿驰汽车无论是在管理层亦或是生产基地的建设上都将面临变动,一系列的调整也意味着绿驰汽车即将迈入一个全新的起点,错失的时间能否追赶回来?绿驰汽车还有多少存活的空间?新浪汽车发现,虽然绿驰汽车没有量产车型,但是其在有效专利数上却处于行业领先水平。通过sixlens官网查询,目前绿驰汽车有效专利数达到275个,仅次于蔚来汽车的394个,以及小鹏汽车的319个,领先于威马汽车等其他新势力车企,这将有可能成为其后发制人的优势。

对此,梅松林也认为,智能电动还处于早期的发展阶段,占市场份额不到5%,只要把技术做好,把产品做好,把生产制造、营销、品牌做好,机会是永远有的。

国资“接盘”造车新势力难成趋势

除了此次绿驰汽车牵手河南,今年2月25日,蔚来汽车也与合肥市政府签约,项目融资超百亿元,五年内将打造一个千亿产值的龙头企业。这也是蔚来汽车相继与亦庄国投、浙江湖州市吴兴区擦肩后,如愿与国有资本联姻。在民营资本以及海外资本相继退潮后,国有资本“接盘”造车新势力似乎成为了一个新的方向甚至是趋势。

“不一定是趋势,国有资产投资同样看重项目的质量,没有可见的收益回报率,投资都会相对谨慎,一方面可以从蔚来之前的接连碰壁看出,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到特斯拉落户上海,政府层面不遗余力的支持。”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证券人士向新浪汽车表示。

对此,王青也持相同的观点,他认为,国企改革的集中优势在战略性、公益性、垄断性较强的领域,同时退出竞争性较强市场,从趋势和逻辑上讲,国有资本接手造车新势力不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采访中也有多位体制内专家表示:“新能源汽车对于产品的开拓、商业模式的创新要求非常高,国有资本应更多的是发挥治理方式以及外部资源引入,比如人才、信息等,但是国有资本通过控股参与到市场运营和决策中去的话,它的优势就体现不出来了。”

无论是绿驰汽车还是蔚来汽车,尽管联手国有资本成为共同的选择,但是两者的境况和诉求却不尽相同,而放在整个新能源汽车领域,它们现阶段还仅仅是个例,而所谓的模式是一定要具有可复制性。至于国资接盘后的效果如何,也只有留给时间来验证了。

(责编:林嘉兴)

  • 发表于 2020-03-27 11:30
  • 阅读 ( 996 )
  • 分类:新闻资讯
  • 分享到:
手机浏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推荐车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