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六政策调整将极大提振受疫情严重影响的平行进口汽车消费

自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已经一个月了,这场波及全国的重大灾害,对全国人民的健康和宏观经济的发展都造成了极其巨大的影响。

自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已经一个月了,这场波及全国的重大灾害,对全国人民的健康和宏观经济的发展都造成了极其巨大的影响。对于已在寒冬中坚守的汽车行业来说,这场疫情更使整个行业雪上加霜,面临极大的挑战和危机。在整个汽车行业中,受伤最深的还是平行进口汽车。因为在这个细分市场中,中小微企业聚集、资金使用密集、市场竞争充分,又缺乏国有或跨国主机厂的技术和资金支持,还面临着今年7月份全国范围内执行国六排放标准的时间倒逼,真可谓压力大于山。这段时间,对于疫情影响下的平行进口汽车的现状和挑战做了初步的调研,并提出了提振行业的一些建议。
企业复工难

目前,天津企业正分批分阶段复工,但作为全国平行进口汽车集散基地的天津港保税区,除部分仓储物流中心要承接收货、拆箱、仓储等必须作业外,森杨国际汽车城、保税区国际汽车城、太平洋国际汽车城三大汽车城仍未开门营业,区内各个写字楼、汽车展厅仍大门紧闭。由于天津港保税区大部分销售展示和办公场所使用中央空调供暖、区内经销企业多以租赁展位和写字楼办公为主,导致人员密集程度相对较高,客观上企业复工存在困难,目前3000多家平行进口汽车经销企业基本处于歇业状态,由此造成的损失日日累积,金额巨大。


客户买车难

许多平行进口车经销商反映,外地经销商和客户的购车需求已显著增加,不断通过电话和微信询问何时能正常交易,部分客户已交付定金和车款提前锁定车辆。但由于来津需隔离十四天,回当地还得隔离十四天,所以来津行程难以安排。同时汽车转运也存在极大困难,采购车辆后不能及时运回当地,极大的抑制了市场需求。


资金压力大
平行进口汽车是资金密集型行业,库存的每辆商品车都背负着资金成本。在迟迟不能复工的背景下,经销企业的资金成本每日剧增。2018和2019年行业处于亏损状态,平行进口汽车经营者资金本就紧张,今年的疫情又导致成本大幅攀升,预计相当一部分小微企业资金链断裂,关门倒闭,行业已处于高度危机之中。


国六时间紧
疫情导致复工延期,国六却在步步紧逼,留给经销商卖车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按照目前环保部规定的2020年7月1日国六执行的最后期限,即使3月份能正常开展业务,也仅剩4个月了。如果这段时间内经营者的车卖不了,到期后将无法处理,从而影响整个行业链条,包括开证公司、开证银行、仓储企业等等,海关关税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按1万台车辆到期未销售、单台货值50万元估算,损失可达50亿元人民币。直接后果是企业倒闭,近2万多从业人员失业。

平行进口汽车一直是草根行业,别的问题和困难都能想办法克服,现在最大的挑战就是国六排放问题了。


汽车平行进口真的很重要

相信大家还都记得几年前在4S店买个路虎、保时捷动不动就加价20万、买个奔驰、宝马动不动就加价10来万的日子吧。自从国家鼓励、推动汽车平行进口以来,这些车在4S店都不加价了,都优惠了。为什么,因为渠道垄断必然产生价格垄断,没有平行进口的渠道竞争,厂家和经销商就把握了定价权。引入平行进口后,触发了市场的充分竞争,打破了市场垄断,形成了合理价格,最终受益广大消费者。最近,东部先执行国六排放的地区又出现了豪华品牌汽车加价销售的情况,已经充分说明了平行进口汽车的重要性。


国六排放实验真的很难搞

按照环保部国六实验的要求,一汽车改装品牌必须有跨国公司主机厂的品牌授权,二必须提供车辆的全套0BD 数据包。具备了以上两个先决条件,才能够进行相关的一系列实验。而实际上这两个先决条件基本上不可能达到。一是主机厂既然给改装品牌授权,那么改装的车型、允许改装的各车型数量、改装方案、改装后的价格就都受到主机厂的严格管控,这无异于传统的4S渠道,唯一的作用就是给跨国公司另外开辟了一条规避“双积分”考核的通道。既然还是渠道和价格垄断,那实际上和推动汽车平行进口的初衷是背道而驰的。二是实验要求提供的原厂OBD数据包是各大主机厂的核心技术机密,平行进口汽车经销商既然无法取得改装品牌原厂授权,就更不可能获取数据,导致国六3C试验无法进行。由于以上两个原因,虽然行业内已经对原产于美国和欧洲的几款车型委托国内实验室进行了排放摸底试验,试验结果也表明以上车型虽然以国五3C证书平行进口,但尾气排放均符合国六第二阶段的排放标准,但正式的平行进口汽车国六排放实验仍然无法正式展开。


雾霾未必是机动车惹的祸

针对机动车排放对于空气污染的问题,我们对北京、天津、石家庄三个京津冀城市的空气质量状况做了今年与去年同期的对比分析。由于疫情影响,自今年1月23日以来,以上三地机动车尤其是私家车和重载货车上路行驶明显减少,工厂开工量也同比减少,但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雾霾天数反呈增多态势。如图,2020年1月23日至1月31日,北京中度污染和重度污染分别比去年同期增加各3天,2020年2月1日至22日,北京中度污染和重度污染分别比去年同期增加各2天和3天,说明汽车排放并非是空气污染的主要因素。

再看天津对比情况,2020年1月23日至1月31日,天津重度污染比去年同期增加4天,2020年2月1日至22日,污染情况基本持平。

再看石家庄对比情况,2020年1月23日至1月31日,石家庄重度污染比去年同期增加6天,2020年2月1日至22日,污染情况好于去年同期。

以上三地的对比分析说明,在机动车驾驶量明显较少的情况下,京津冀地区空气质量较差的天数与去年同期对比并未明显较少,甚至出现增多趋势,或许治理雾霾应该选择新的方向,机动车排放不一定是雾霾形成的主要原因。


针对疫情对于平行进口汽车行业造成的短期影响和国六排放标准造成的长期影响,为稳定平行进口汽车的发展,充分发挥平行进口汽车促进竞争、平抑价格的重要作用,建议国家相关主管部门采取以下措施帮助企业克服难关。


第一 建议国家对于平行进口汽车的国六排放标准的实施时间延后一年,即2021年7月1日起正式执行国六排放标准,给企业较为充足的消化库存时间,避免形成巨大的财产损失。

第二 建议原口岸十抽二检测变为十抽一检测,并适当减少检测项目,降低企业成本。

第三 建议环保部门允许开展国六项下的单车进口(目前只有国五项下的单车认证,国六项下的单车进口还没放开),并尽可能减少排放实验项目,如果可能的话只进行I型实验并按照单车型式进行国六信息公开。

第四 对于国六排放试验的要求,建议取消改装品牌的主机厂授权要求,豁免OBD数据包及相关试验,推动平行进口汽车国六排放试验的尽快展开。同时,从事平行进口汽车的企业也必须承担质量保证和环保责任,切实保障消费者权益,共同促进平行进口汽车的进一步发展。


在当前疫情的巨大影响和未来极大的不确定性下,平行进口汽车行业已面临着生死抉择,极有可能出现数千家企业倒闭,数万名员工失业的结果。鉴于平行进口汽车行业在进口模式、业务流程上与主机厂模式存在明显差异,建议国六排放试验应分行业、柔性的、按照各自的行业特点制定不同的标准和要求,对一些前置条件和要求应适当调整,更侧重于试验结果而非过程,最终达到既能推动国六排放标准顺利实施,又能促进平行进口汽车发展的双赢目标。

文章来源:TopCars平行进口车

  • 发表于 2020-02-25 10:06
  • 阅读 ( 1044 )
  • 分享到:
手机浏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推荐车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