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的豪华车

普京的豪华车

2019年3月5日下午3时45分,日内瓦车展第一天,和中国造车新势力爱驰汽车(AIWAYS)联合旗下高端跑车品牌恭博特汽车(Gumpert)隔着一个展台,来自俄罗斯的造车新势力AURUS粉墨登场了。


负责AURUS研发的NAMI(俄罗斯国家汽车工程研究院)市场负责人叶夫根尼·迪迪科(Evgeniy Didenko)陪着我站在隔离区外观看它在西方的首秀。


如果不是他的介绍,我们还真不知道这个周边用黑帘子遮盖的展台里摆放着的竟然是即将在俄罗斯之外向世界推广的普京下令打造的总统、高级官员和富商的座驾。


640?wx_fmt=png&wx_co=1


这不仅是一个全新的品牌,它竟然还是一出手就是想同劳斯莱斯比肩的超豪华品牌。


雄厚的喇叭说,AURUS的时间到了。先前周边围着的黑色大幕打开了,一眼看到的是舞台上横着摆放的一部轿车和一个包括发动机、变速箱的平台,还有里面玻璃房中一辆黑色加长轿车。


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走了出来,广播里介绍他的身份是AURUS有限责任公司CEO,名叫弗兰兹·格哈德·希尔格特(Franz Gerhard Hilgert)。随后,他开始了15分钟的演讲。


他说,AURUS的“AU”来自拉丁文,化学元素周期表金就是用的这两个字母,而“RUS”则代表RUSSIA,俄国的意思。那么显然,AURUS,就是辉煌俄罗斯的意思。



然后,希尔格特介绍AURUS轿车(Sedan)重要车型SENAT和它的平台——V8发动机和9速变速箱。配合着的是他靠近汽车讲解产品时,后面屏幕上显示早已经准备好的细节。



老实说,这种开幕并不如中国品牌出场那么隆重,对于一个超豪华品牌来说,动作甚至不如2013年观致汽车在日内瓦车展首秀来得那么酷炫,场面也不如当天中午12点来自中国北汽新能源的全新高端新能源汽车品牌ARCFOX的阵仗大。


但是,围观者众,大家都站在那里很好奇地目击这一新生品牌的亮相。CEO讲完后,隔离带打开,人群一下涌了进去,很多人直奔里面的黑色加长轿车,那是重达7吨的普京总统同款防弹轿车。


640?wx_fmt=png&wx_co=1


我们已经开始习惯中国汽车力量的崛起,已经习惯于中国汽车进军俄罗斯。2014年生产拉达(Lada)品牌轿车的俄罗斯最大汽车公司――伏尔加(AvtoVAZ)被雷诺控股后,我们甚至认为俄罗斯本土汽车品牌都要偃旗息鼓了。


大概在七八年前,《汽车商业评论》了解到,俄罗斯要造自己的总统座驾。这大概是在普京在2012年5月就职开启第三任俄罗斯总统生涯以后的事情,但一直没把这当回事。


然而谁能够想到,一个超豪华品牌从无到有在俄罗斯诞生了。为什么俄罗斯要新创一个超豪华品牌?它是如何运作的?它的胜算在哪里?


苏俄汽车往事


中国人对俄罗斯汽车或者前苏联的汽车并不陌生。比如拉达,比如伏尔加,这两个品牌的汽车在当年为中国老百姓耳熟能详,大街上时能看到。前者是俄罗斯最大汽车企业伏尔加(AvtoVAZ)旗下的汽车品牌;后者是GAZ汽车集团曾经生产的汽车品牌,名字也为伏尔加(Volga),中国人知道的伏尔加就是它。



GAZ汽车集团前身是曾经的高尔基汽车厂(Gorkovsky Avtomobilny Zavod)。它1930年成立,是斯大林发展前苏联工业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的产物,通过收购英国LDV汽车公司而成立。


随后,乘着美国发生极其严重的经济危机,1932年,苏联据说用黄金购买了位于美国伊利湖卢吉河畔的卢吉汽车厂的全套图纸和生产设备,当时它属于福特,是世界上第一座综合性大量采用流水线生产的汽车厂。


买下卢吉厂后,俄罗斯便在伏尔加河畔建设了延绵几十公里的高尔基汽车厂。由此一跃进入了当时汽车生产最先进的领域,高尔基汽车厂也成为了前苏联汽车工业的支柱。


高尔基汽车厂被中国人按照其俄文缩写GAZ发音简称为“嘎斯”,中国人经常称它生产的车为嘎斯车。它从重型车、轻型越野车开始,基本垄断了上世纪中叶的前苏联国内市场。


GAZ-61不仅是前苏联的第一辆轻型越野车,也是这个世界上第一批四驱乘用车之一;GAZ-67是卫国战争时苏联红军装备的国产吉普车;GAZ-69在1953年到1972年间曾被冷战时期多个红色阵营国家使用。


1946年开始,高尔基汽车厂开始制造轿车,它生产的吉斯110和防弹版吉斯115是国家高级领导人首选座驾,然后是定位略低于吉斯的吉姆12轿车和更新换代的海鸥轿车供部长级别人物使用。它们的共同特点是:宽大舒适,动力充沛,配置高档且不作为社会化商品销售。



毛泽东生前座驾就包括吉斯115。新中国成立后,他带着中国特产到苏联访问并参加了斯大林70岁寿辰,斯大林回赠了5台吉姆12车型作为中国国家领导人用车,在轮胎上还专门刻有“新中国”字样。  

  

因为后来高尔基汽车厂(曾经还改为斯大林汽车厂)被赫鲁晓夫改名为利哈乔夫汽车厂,缩写为“ZIL”,音译为“吉尔”,所以也简称为吉尔汽车公司,吉斯115后来就成为吉尔115。


640?wx_fmt=jpeg&wx_co=1


640?wx_fmt=jpeg&wx_co=1


前苏联还有两个汽车品牌值得注意:一个是来自生产伏尔加和所有三款高级轿车汽车公司GAZ汽车集团的胜利牌(Pobeda)轿车,另外一个是当代中国人几乎不知道的Moskvich(莫斯科人)汽车厂的产品。


1946年6月28日,苏联组装了第一批GAZ-M-20胜利牌轿车。这一天,在当时高尔基汽车厂(如今的GAZ汽车集团)旗下的莫洛托夫汽车厂,组装了第一批GAZ-M-20“胜利”牌50马力四缸发动机五座轿车。


这是苏联第一款硬壳承重车身轿车,也是世界第一款带“无翼”结构车身的量产轿车。车身的无翼形状使它能够最大限度地扩大内部空间,使乘客在车厢中感到更宽敞、更舒适。


胜利(Pobeda)牌轿车是前苏联1950年代传奇式品牌,甚至流行于美国,在美国的大街小巷都可见其踪影,当年的美国生活杂志上也出现过它的广告。1957年,中国一汽造第一辆东风轿车,搜集到的七部样车之一就包括苏联的胜利轿车。


中国人所不知晓的莫斯科人(Moskvich)汽车厂在上世纪70、80年代占据着俄罗斯汽车业的龙头地位,曾经被认为是苏联汽车制造业的一面旗帜。


1947年,首批莫斯科人汽车下线,仿照的是1936年第一代欧宝士官生K38。前苏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占领了德国东部地区的工业基地,将K38生产线带回国交给了莫斯科人汽车厂的前身——1930年莫斯科大学生所建造的列宁共青团汽车厂。


第一代莫斯科人命名为莫斯科人M400型轿车,只需9000卢布,是当时市面上售价最低的汽车,因而立刻引起了热销。越来越高的市占率渐渐把莫斯科人推上苏联汽车业的第一大厂。


1990年代后,莫斯科人汽车厂因为经营不善,售后保障问题重重,品牌声望也大幅下降,使销售量直线下降,欠下近10亿美元的债务。2001年全年仅生产800辆左右的汽车,2002年更是一辆车也没有生产。


由于国家控股60%,而债务大部分也是欠俄罗斯财政部,因此俄罗斯政府一度试着挽救莫斯科人汽车厂,但还是无功而返,这家一度辉煌的汽车公司在2003年全面停产。


复苏


相比莫斯科人汽车厂,其他两家公司还没有到破产的命运,但日子也并不好过。


自1992年起,,年产量曾达到15万辆的GAZ汽车开始走下坡路,2004年总产量仅有14778辆,一度濒临破产。由于莫斯科市政府拥有90%股份,才使其维持生存。2012年,伏尔加(VOLGA)正式停产。

 640?wx_fmt=png&wx_co=1


年销量不过60万台的俄罗斯本土第一车企伏尔加汽车也走下了下坡路,它在2000年代的雇员总数居然达到了12万人,最终在2014年被雷诺控股。


俄罗斯汽车公司走下坡路的原因很简单。俄罗斯本土企业与世隔绝几十年,集约型的计划经济无法满足市场多样性的需求,本土汽车企业仅能靠着隔绝于国际贸易保持稳定的销量,车型多年没有更新,生产更是没有革新。俄罗斯本土汽车企业是从苏联计划经济时代的国企过度而来,继承了计划经济传统国企的重要特点,人浮于事,管理成本过大。


1990年代,自苏联解体俄罗斯混乱期开始,市场上开始充斥着各种二手外国车,这些外国二手车虽然价格便宜,但由于同样是以过时车型为主,面对本土品牌车型并无多少竞争力,本土汽车尚可勉强过日。在2000年代初期及之前,俄罗斯基本上就是本土品牌一家独大。


从2004年开始,各国际品牌开始进入俄罗斯市场,不仅仅是欧美日韩汽车品牌,更重要的是,这也是中国汽车品牌集体进军俄罗斯汽车市场的时代。俄罗斯本土汽车品牌遭遇了史无前例的巨大冲击,各种落后问题集中爆发。


抢占中高档汽车市场的日本、欧洲品牌对俄罗斯本土汽车工业的冲击尚不明显,对俄罗斯本土汽车工业冲击最大的就是主打中低端的韩国汽车品牌和低价位的中国汽车品牌。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奇瑞2007年进入俄罗斯市场,首年销量即达到3.7万台,对低端的本土汽车品牌造成了直接的正面冲击。


2008年俄罗斯出台了《工业组装政策》,也就是著名的166政策,对外国品牌在俄罗斯的生产和销售做出明确的要求和规定,鼓励外国品牌在俄罗斯设厂进行本土组装,符合规定的品牌和车型享受优惠的关税,不符合要求的企业则需要交纳较高的关税。


后来更是出台了升级版的工业组装政策,做出了更严格的要求,比如汽车工厂年产能30万台,发动机20万台,零部件本地化率5年内要达到65%等各项要求。在政策的驱使下,大部分着眼于在俄罗斯长久发展的国际品牌都开始了本土化进程。


就在这样的氛围中,生产伏尔加((Volga))的GAZ集团于2005年在俄罗斯工业汽车股份公司基础上进行重组。金属大亨奥列格·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握有GAZ集团80%的股份,GAZ也由此变成俄罗斯一家大型私人汽车企业,为俄罗斯第二大、世界第七大商用车制造商,年产汽车20万辆。


而伏尔加汽车公司则在2014年被雷诺-日产联盟控股,开始主要组装生产合资品牌的轿车。它通过代工生产雷诺和日产的车型的机会更新了整条生产线,通过与雷诺的合作设计了多款新的车型,更符合当代主流消费者的需求。雇员剩余3.5万人,比顶峰期降低了70%以上。


2011年12月,俄罗斯加入WTO。随着改革开放,俄罗斯本土汽车企业开始重新恢复活力,市场又开始缓慢增长阶段。2013年乌克兰危机爆发,西方国家对俄罗斯进行了持续经济制裁,导致卢布严重贬值,经济萎靡,汽车销量也随之下滑,2014年本土汽车份额跌谷底,只有20%,但是之后,俄罗斯本土汽车的份额稳定在25%左右。


来自为欧洲商业协会(AEB)的销量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俄罗斯乘用车及轻型商用车全年销量为1,595,737辆,年度同比增长11.9%,实现近5年来同比首次增长;2018年,俄罗斯汽车市场总销量为1,800,591辆,同比增长204,854辆,涨幅为12.84%。



另外值得一说的是俄罗斯重卡制造商卡玛斯(KAMAZ),其产品主要的销售地势俄罗斯联邦和东欧地区。作为重卡生产大亨,它旗下不仅有贝拉斯PLAZ泵阀系列和克拉斯KRAZ泵阀系列,卡玛斯所生产的重型柴油车泵、阀门都相当专业。

普京的命令


就在对外合作交流日益频繁而市场开始增长的大环境下,俄罗斯人对作为大国象征的高级汽车的梦想又开始唤起。


2013年,普京总统启动了俄罗斯的超豪华品牌工程。他下令俄罗斯三大汽车制造商SOLLERS(符拉迪沃斯托克成立滨海边疆区后的首个汽车组装企业)、KAMAZ和GAZ汽车集团在2014年底前设计出符合俄罗斯官员使用标准的汽车。


在前苏联领导人中,勃列日涅夫号称超级车迷,他收藏的最后一辆汽车是利哈乔夫汽车厂送给他的GAZ 3102黑色伏尔加。前苏联“终结者”戈尔巴乔夫下台后俄罗斯政府给他保留的待遇中还包括伏尔加专车。


据说,如今俄罗斯总统普京曾经的一个梦想,就是用那辆他在东德工作时买下的伏尔加当一名出租车司机。但这一次他的梦想是俄罗斯豪华车。

 640?wx_fmt=png&wx_co=1


最终这个工程的实施者就是俄联邦单一制企业NAMI。 NAMI是俄罗斯最先进的世界级研究与工程中心。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18年10月16日,当时苏联国民经济最高委员会的研发部门决定创建汽车科学实验室。1921年,NAMI成为汽车科学研究所,创建了支持年轻国家汽车和拖拉机工业发展的国家科学和工程基地,“在极短的时间内实现了不可能的事情”。


640?wx_fmt=png&wx_co=1


迄今为止,NAMI的员工已经完成并投入生产了300多个汽车概念开发项目,包括前期的研究、理论基础开发、原型构建和测试。14件作品获得国家奖、苏联国家奖和俄国联邦国家奖。因为NAMI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为俄罗斯国家汽车工业的理论和实践做出了重大贡献, 根据俄罗斯联邦政府法令816号法令,1994年7月11日,它被授予俄罗斯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地位。


2018年10月, NAMI庆祝诞生100周年,称“它对于俄罗斯汽车工业和整个国家意义重大”。超豪华汽车品牌AURUS车辆研制项目是近年来NAMI最重要的项目之一。在100周年庆典上,NAMI形容AURUS的诞生是一历史性事件,是俄罗斯最具社会和政治价值的项目,成为俄罗斯汽车工业发展的里程碑。


NAMI 最高领导人谢尔盖·盖辛(Sergey Gaysin)在AURUS日内瓦车展发布之后接待了《汽车商业评论》总编辑贾可一行。他说,项目于2013年正式启动,主要为国家高级公务人员和其他受国家保护的人员出行和护送打造国产汽车。



2018年5月7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乘坐NAMI研发制造的AURUS SENAT加长防弹汽车抵达就职典礼现场,从那天起,总统的车队在所有旅游和正式访问中均使用该车辆。比如,7月在赫尔辛基与特朗普总统会晤期间也乘坐了这款轿车。但是,直到2018年8月29日两年一度的莫斯科车展开幕,AURUS才首次正式对外发布。


俄罗斯工业和贸易部部长丹尼斯·曼图罗夫(Denis Manturov)在首发仪式上说:“这是俄罗斯历史上首次发布的一个豪华车商业系列的项目。AURUS是一个民族品牌,呈现一个现代化、高科技和极具创新的俄罗斯。我相信AURUS会取得成功,而且AURUS很快就会在国内和国外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


这位部长称,对于俄罗斯而言,AURUS在国家汽车工业的历史上翻开了新的一页,它还首次向世界展示了防弹防爆技术,同时在很大程度上超过了竞争品牌车辆的类似参数。AURUS永不过时的贵族设计灵感来自俄罗斯的豪华传统,并通过匠心工艺打造经成为典雅车型。


AURUS首席执行官希尔格特当时表示:“AURUS打造了一款极具竞争力的产品,意向客户可以与设计师和工程师的交流,打造定制化的车辆,这将是车辆的一个重要优势。AURUS车辆的未来车主可以自由选择车辆的外观和内部设计。”

 640?wx_fmt=png&wx_co=1


2018年10月17日,在刚刚举办过F1俄罗斯大奖赛的索契赛车场,俄罗斯总统普京以特别的方式招待了来访的埃及总统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他亲自驾驶AURUS SENAT加长防弹版(搭载850马力的V12发动机)驰行。普京先前曾邀请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和一些重要宾客参观,但并没有试驾。

 640?wx_fmt=png&wx_co=1


看起来,这位俄罗斯总统对于他下令开展的AURUS汽车工程的成果非常满意。


当天,除了乘坐和试驾外,两位总统还在NAMI 最高领导人谢尔盖·盖辛陪同下视察了AURUS的MPV车型ARSENAL。



他在日内瓦车展上对《汽车商业评论》说,不久SUV车型也将出现,命名为COMENDANT。有意思的是,AURUS三款车的名字都取自克里姆林宫的塔楼。

前往日内瓦


为什么俄罗斯要新造一个豪华车品牌,而不复兴一个?谢尔盖·盖辛的回答令人惊讶。他说:“那些本来就不是豪华品牌。”或许,他是认为过去的吉斯(吉尔)115算不上劳斯莱斯级别的汽车,或许过去的这种名字也太不像一个汽车品牌的名字了,最多只是代号,而拉达和伏尔加显然算不上豪华汽车。


此次日内瓦车展向西方首秀,俄罗斯展出的是在莫斯科车展中已经亮相过的AURUS SENAT民用版和加长防弹版(标准长度是5630毫米,加长版长6620毫米;宽度为2020毫米;高度是1695毫米。标准版重2700公斤,防弹版为6200公斤)。


AURUS SENAT整体看起来很像劳斯莱斯的古斯特(GHOST),有着巨大的格栅、矩形头灯和传统三厢外形。内饰采用皮革、木质与抛光金属的混搭设计;宽屏信息娱乐显示器旁配备了全液晶仪表,会让人想起奔驰最新版的内饰设计。中控面板上的刻盘似乎是控制空调通风系统,控制台上的另一个旋钮似乎用于发送信息娱乐指令。这款车还将配置多种主动安全配置,包括自适应巡航、盲点监测、自动紧急刹车、行人识别规避和道路标志识别技术。后座乘客还可以使用后排平板电脑娱乐设备打发时间。


 640?wx_fmt=png&wx_co=1


盖辛对《汽车商业评论》表示,与特朗普乘坐的绰号为“野兽”的凯迪拉克一号相比,俄产豪华车是量产车,其车型包括加长轿车、轿车、商务车及SUV,都是用统一模块化平台KORTEZH打造的系列豪华座驾。


KORTEZH统一模块化平台结合了全轮驱动和混合动力装置,专门针对俄罗斯的气候和道路特点开发,在任何操作条件下确保最大舒适度和安全性。4.4升双涡轮增压V8发动机加上一个电动马达和9速变速器,为AURUS SENAT提供598马力(446千瓦)的强劲动力。 


640?wx_fmt=png&wx_co=1


盖辛告诉《汽车商业评论》,AURUS SENAT配备高性能V8发动机,这是同保时捷合作的结果,但是他特别骄傲地指出,AURUS配备的9速自动变速器却是来自俄罗斯的本土公司KATE。


这是让不少人感到困惑的地方,在传统动力总成中,发动机重要,变速器同样非常重要。KATE公司是何方神圣?实际上不能小看。


成立于2004年的KATE公司通过为乘用车提供简洁的FT系列7级自动变速系统通用设计,从而在俄罗斯变速器设计与开发市场上拔得头筹。这是第一个俄罗斯本土开发的具有重要技术革新的自动变速系统,它使变速系统保持紧凑而可靠,被认为是俄罗斯汽车行业的一个里程碑。2010年,这款变速器获得当年俄罗斯变速器行业卓越科技创新奖。 


先前在莫斯科车展上传出的消息是,AURUS SENAT零售价格预计在1000万卢布(16万美元)起,迪迪科则对《汽车商业评论》说:“价格将比劳斯莱斯同类产品便宜30%。”


有报道说,AURUS在KORTEZH统一模块化平台上的轿车产品SENAT的研发已经投入了约1.97亿美元。这钱并不算多,但是这样的国家工程未来能够有好的市场表现吗?曼图罗夫认为,这类项目具有商业可行性,对潜在投资者也很具吸引力。


2019年2月18日,阿联酋TAWAZUN国防安全和发展基金会、NAMI和俄罗斯第二大汽车制造商Sollers公司签署了关于TAWAZUN加入AURUS的协议。俄罗斯显然没有想闭关锁国自娱自乐造自己的超豪华汽车品牌。


由此,TAWAZUN基金获得AURUS公司36%股份,它将在未来三年内向该公司总共投资1.1亿欧元,用于安排AURUS车辆的全面生产、本地化以及全球市场的分销。


负责开发的NAMI将继续保留该公司63.5%的股份。Sollers在AURUS中的份额则降至0.5%。从2020年底开始,Sollers将成为该项目的工业合作伙伴,并将在阿拉布加经济特区的汽车工厂启动AURUS汽车的生产。

 640?wx_fmt=png&wx_co=1


AURUS产品的生产组装在围绕莫斯科1000公里范围之内。2018到2019年,将提供给政府150台汽车,2020年到2021年,在莫斯科买150台,而全球范围内则要卖到5000台。从2019年2月开始,AURUS通过官方合作销售伙伴AVILON和Panavto对外接受订单。


“AURUS也将卖到中国去。”作为NAMI最高领导人,AURUS的实际操盘者,盖辛最后这样告诉《汽车商业评论》。他画了一张包括中国在内的地图说:“中国也是个幅员辽阔的国家。”


文章来源:汽车商业评论

  • 发表于 2019-03-11 10:23
  • 阅读 ( 120 )
  • 分类:汽车文化
  • 分享到:
手机浏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推荐车源